Yvette_G

打破次元壁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过 今天开始做魔王 啊,里面真王和大贤者好像亚梅啊,同样黑金,同样苦逼,平时还都是逗比。。。
真王也是睡了几千年,大贤者一直带着记忆转世,不过好在后来遇到了。。。当然黑金cp不会就这么he了。。。真王又为了国家在大贤者面前死了一次又一次。。。
后来,大贤者对真王的感情分裂成一个复制人黑化了。。。但是大贤者和真王决定拼死灭了他。。。也是虐到吐。。。

513

我觉得疑犯追踪粉丝和梅林传奇粉丝在关于513点问题上能够有很多话进行交流。。。

潘德拉贡的戒指07

日子一天天过得平静。虽然梅林仍然被亚瑟和盖乌斯差遣得团团转,自己偶尔还要偷偷去帮助德鲁伊,但梅林还是觉得没有什么比现在过得更舒服了,直到他被那个濒死的先知抓住了手。

那个先知死前给他看的画面让梅林感到无比的恐惧。梅林不是第一次看到亚瑟遇险,只是这一次他感觉到这个未来的力量是那么的强大,强大到他连作出反应的能力都没有。梅林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水中莫德瑞德把剑刺入亚瑟身体,他一动也动不了。

亚瑟进来时叫了声梅林,梅林惊了一下,抬头望向亚瑟,一时间有些恍惚,不知道该说什么要做什么。

梅林的样子把亚瑟也吓了一跳,亚瑟走过来拍了拍梅林。

“你也不是第一次见死人了,走吧。”亚瑟拉过梅林,梅林随他拉着,一直没有说话。

一行人一边走一边找着可以用来休息的空地,亚瑟跟梅林跟在队伍后面。亚瑟发现梅林的状态一直不对,不是一脸严肃地低着头,就是突然长久地注视着他,但是每当他回望过去,梅林就会把视线移开。

终于来到一处空地,骑士们开始各自准备柴火,梅林远远地坐在一边。高文想过去找梅林聊天,顺便祈求梅林能给他做点好吃的,却被亚瑟一把拉了回来。

“让他歇会儿。”

高文被亚瑟挡得不明所以,但也只好乖乖回去。帕西瓦尔拉过高文,偷偷给高文塞了个面包,成功转移了高文的注意力。

亚瑟皱了皱眉,向梅林走过去。

“怎么了?”亚瑟挨着梅林坐下,只不过周围没有木桩了,亚瑟只能坐在地上。

堂堂卡梅洛特的国王委委屈屈地坐在地上显得有些可怜,但是亚瑟觉得能借此靠着他的梅林已经非常满意了。

“嗯?”梅林转过头看向亚瑟,“你说什么?”

“我说你今天怎么一直都不开心?一直走神。”连我现在正坐在地上你都没注意到!亚瑟真的觉得自己有点委屈了。

“莫高娜那么危险,我们要去对付她,这事有什么好开心的。”梅林皱了皱眉。

亚瑟一时语塞。

二人沉默地坐了一会,亚瑟抬起头望着正坐在一起说笑的骑士们说:“他们都是卡梅洛特的骑士,为了卡梅洛特的安危他们会有无尽的勇气。危险每天都有,但是他们会一直与之战斗直到死亡。”

“什么?”亚瑟听到梅林声音在发抖,急忙回头看向梅林,他发现梅林的眼眶已经红了。

“梅林......”亚瑟握住梅林的手,有些凉,亚瑟攥得紧了紧,“打仗总会有伤亡的。我们已经失去很多人了,所以现在我们更不能后退。我们只有更拼命地保护卡梅洛特才对得起他们,才保护得了百姓。我们要保护卡梅洛特,无论付出什么。”

亚瑟仰头看着梅林,梅林也微微低头看着他。亚瑟发现月光散落在梅林蓄满泪水的亮晶晶的眼睛里,那月光好像碎成了无数的星辰,饱含着无垠的美丽和悲伤,却迟迟不肯落下。亚瑟觉得自己的心要被这散落的月光碎片割破了。可他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只能把梅林的手握得再紧一些。

正当亚瑟打算挖空心思再说些安慰的话时,梅林忽然错开了目光,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已没了悲伤,只有坚定。

“保护我们要保护的,无论什么。”梅林声音轻轻的,好像只是在对自己说,又好像在对亚瑟说。

“不管你要去哪里,我都会追随。”

梅林站起身来,又回身把亚瑟拽了起来,“不要坐在地上,天变凉了,会冻到。”

亚瑟看着梅林的背影,压住心中的担忧,跟了上去。

梅林四下看了看,去旁边的树上砍了许多细小的树枝下来,折了折铺在了地上,又从行李中拿出了点衣服铺在上面,才叫了亚瑟过来。

“你睡这上面吧,让他们往火堆旁靠靠,夜里会很凉的。”梅林一边努力地压着用来当地铺的树枝,一边指挥着亚瑟。

等亚瑟指挥着骑士们围着火堆睡下,梅林催着亚瑟赶紧休息,并在亚瑟身边坐了下来。

“你不睡觉么?”亚瑟惊讶地看着坐在一边的梅林。

“总要有人守夜的吧。”

“这荒郊野岭的有什么可守的,快过来睡觉。”亚瑟一把拽过梅林,搂进怀里,并用绣着潘德拉贡家徽的大红披风把自己连带着梅林裹了个严实。

嗯,真的好暖和,梅林迷迷糊糊地想。

----------------------------------------------------------------------------

天哪,我写得太慢了啊啊啊啊
我干嘛要写啊啊,干嘛还说一定会写完啊啊啊,好想打自己一顿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近看到的几句话

一个无限遥远的目标不是目标,而是一个欺骗;一个无限遥远的理由不是理由,而是一个借口。

大忽悠龙给了梅林一个无限遥远的目标,梅林给了自己一个无限等待的理由。T_T

潘德拉贡的戒指06

当梅林醒来时,东方已经泛白,他想着该给亚瑟准备早餐了,一翻身,他看到了亚瑟近在咫尺的脸,吓得猛然坐起。因为梅林的动作太大,亚瑟嘴里鼓囊了一句“梅林”便翻了身继续睡了过去。一连串的惊吓已经让梅林睡意全无,梅林呆呆地坐在床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一点一点在梅林眼前浮现。他想起了亚瑟在他耳边喘息的声音,亚瑟手在背上的触感,还有......梅林感到脸上温度越来越高,轻轻踹了亚瑟一脚。

突然,梅林在床边看到了他那件蓝色的衬衣,被撕开的那件。

“......”梅林把亚瑟从床上踹了下去。

“警报!”摔到地上的亚瑟恍然惊醒,迷迷糊糊抓起了床边的剑,晃晃悠悠地站着。

“别瞎喊!”梅林怒瞪着亚瑟,“你想把人都招来么?!”

“梅林.....”亚瑟扔下剑,脸朝下又倒进了床里。

梅林看了看大字型趴在床上的亚瑟,叹了口气,给亚瑟盖好了被子,准备起床给亚瑟弄早饭。当他站在床边准备收拾一下房间,才发现整个房间一片狼藉。踢翻的椅子、被扔的到处都是的衣服以及床单上被子上的不明液体......他又想踹人了......

梅林捡起自己的衣服,努力尝试着让那件衬衣不那么.....悲惨。但是梅林如果不想敞着怀让大家都能观赏他胸口的吻痕的话,那件衣服就无法履行他蔽体的基本职能。经过一番内心的斗争,梅林打开了亚瑟的衣橱。

去你的红色和白色啊!梅林从未对亚瑟单一的品味如此气愤。

最后梅林还是随便抓了一件白色的衬衫套在身上,准备以最快的速度冲回去换掉。

梅林低头看了看,亚瑟的衣服,真肥。

不过看着这一片狼藉的卧室,梅林实在忍不住打扫的念头。

“万一有人进来看到了就坏事了。”虽然梅林知道除了自己没人敢闯进国王的卧室,梅林一边安慰自己一边熟练地捡起地上的衣服。

等梅林收拾完毕,天已大亮,梅林打算去厨房给亚瑟弄点早饭,然后叫醒亚瑟,再回去盖乌斯那里换个衣服。反正大家昨天都玩到很晚,今天肯定一上午都见不到人的。梅林对自己的安排还算满意。

梅林端着早餐回到亚瑟的卧室,一路上真的没遇到人,正当梅林得意于自己的经验判断时,一抬头就撞上了已经梳洗完毕的格温。

“......王后早安......”

“早安,私下里你还是叫我格温吧。”格温点点头回礼说。

‘毕竟你才是亚瑟的王后啊!昨天晚上你们在隔壁可是吵得我一夜都没睡好啊!还有你看看你自己穿的啥!穿的啥!!’格温复杂地看着梅林的衣服,按捺住内心的澎湃。

梅林看着格温有些欲言又止盯着自己的样子,现在只想冲回去换掉衣服。梅林行了礼,飞快地闪身进了亚瑟的房间,准备叫醒喜欢赖床的亚瑟。

等梅林把还没睡醒的亚瑟弄下床穿好衣服,并让他听话的开始吃早餐,梅林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回去换衣服了。

梅林紧裹着外套走到半路,迎面遇上了急急忙忙的盖乌斯。

“梅林!我正要找你!”

“我......我要回......”梅林支支吾吾地不知道怎么回答。

“快去找一些龙训草来,有一个使臣昨天喝多昏迷了,今天早上才送来。”

“我这就去!”

盖乌斯看着梅林用有些奇怪的姿势向城外跑去的身影,隐隐地觉得自己好像干了一件挺过分的事。

梅林拿着草药回来时,城堡里已经熙熙攘攘的到处是人了。梅林只能硬着头皮往里走,希望没有人注意到他。终于走到盖乌斯门口,梅林重重舒了一口气,推开门。

梅林看到了高文和帕西瓦尔满面笑容的脸。

梅林石化了。

“你终于回来了,把草药给我。”盖乌斯挤过来拿走了梅林身上的草药口袋。

“你们怎么在这儿?”梅林面无表情地准备从高文和帕西瓦尔面前平移过去。

“就是我们把那个家伙送来的呀!梅林,你要去哪?你干嘛老是抓着你外套?你是不是在衣服里面藏了什么好吃的!给我一点啦!给我一点啦!帕西瓦尔按住他!”

高文扑过来,打闹着拽梅林的衣服,帕西瓦尔挡在梅林那间小卧室的门口。

“盖乌斯,那个使臣怎么样了......”亚瑟推门进来。

梅林听到亚瑟的声音一个走神,就被高文一把把外套扯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的衬衣,而且和亚瑟身上的那件一模一样。

“......”好了,我对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任何眷恋了,梅林想。

“......”天哪,梅林穿的是我的衣服!我的衣服!亚瑟想。

“......”还真没藏什么好吃的啊,高文想。

“......”我和高文会不会被灭口,帕西瓦尔想。

一时间屋子里安静的只能听见盖乌斯配药的声音。

最后,还是亚瑟拿出了国王的风范,咳了咳,一脸严肃地对高文和帕西瓦尔说:“你们不用去巡逻么?”帕西瓦尔拽着高文就往门口冲去。

“还有,打扫会场人手不够,你们去帮帮忙吧。”亚瑟慢悠悠地加了一句。

我就知道!帕西瓦尔心塞极了。

梅林默默地向自己的小屋挪去,希望亚瑟不要看到他。亚瑟作为一个敏捷的国王,但是在梅林推门进屋的一瞬间也挤了进去。

“你进来干嘛?!出去,我要换衣服。”

“不要换么~”亚瑟笑得一脸灿烂。

“会被别人看到的。”已经被看到了!

“看到就看到好了,看他们敢说什么。”亚瑟搂着梅林的腰,不让梅林靠近衣柜。

“瞎说什么。好了好了,快放开我,你这件衣服太胖了,我穿着也不舒服。”

 

“我哪里胖了!!!”这是使臣清醒过来时听到的来自国王的第一句话。

潘德拉贡的戒指05

http://ww3.sinaimg.cn/mw690/9615cac7gw1f3vbsguxijj20c81gswoj.jpg

我弄了好久才发出来的自行车。。。

感谢帮助我的大大!木有大大的帮助,这个自行车是发不出来了!

本来打算喜迎513来着。。。

潘德拉贡的戒指04

封后大典当日,晴空万里,内城的城楼上潘德拉贡的旗帜迎风招展,大红帷帐从城门一路挂到了大殿。各路王族使臣纷纷协礼物前来道喜,当然,他们除了因为礼节而来,更重要的是趁机探探卡梅洛特虚实。格温忙里忙外打理着庆典的一切,使一路上各国来客皆被依照身份地位按其相应的礼仪来接待。全国上上下下虽十分忙碌但一切井然有序,没有一位客人被怠慢,本来十分担心卡梅洛特情况的盟国看到此般盛况也都放下心来。

这些日子格温一直为大典废寝忘食的忙碌着,直到昨天才因为要保重良好的精神去早早休息了。梅林和骑士团也都被拉去当了不少日子的苦力,不过看到这么喜气洋洋的卡梅洛特,他们就什么怨言也没有了。

典礼开始,贵族、大臣以及各国使臣,分列在大殿两侧。亚瑟站着王位旁,等待着格温的到来。梅林站在第一排,几乎就在亚瑟面前,这个位置是在商讨会议上亚瑟死皮赖脸要求的。说是亚瑟使用霸权硬要梅林站在这里也不对,毕竟这个提议在会议上只有梅林一个人反对,二人十分固执地争执了许久,最后梅林还是没有拗得过亚瑟。与会的其他人一边觉得自己要瞎了,一边假装四处看风景。

格温身着华丽的礼裙,从门口缓缓走来,浓密的头发精致的编在脑后,美丽而庄重。她轻轻跪在王后之位前,微微低头,等待礼官的誓词。

“你愿意庄重的起誓领导卡梅洛特的人民维护这片大陆的法律和习俗么?”

“我愿意。”

“在权力之下你能做到公正无私履行正义么?”

“我能做到。”

礼官郑重地举起象征王权的王后之冠,缓缓地落在格温的头上。

所有人都认真地看他们的王后,亚瑟也在目不转睛地看着格温。亚瑟相信她是一个可以托付国家的人,但是亚瑟也知道这是绝对不能出差错的事。作为执政者,任何一个小小决定都会影响到千千万万的百姓,所以他绝对不可以所托非人。

所有人都在认真地看着他们的新王后,除了梅林。梅林一直看着亚瑟,他们离得非常近,他甚至可以看到亚瑟微微抖动的睫毛,所以亚瑟不易察觉的皱眉,梅林看得一清二楚。

典礼过后就是宴会了,宴会上请来了五国最搞笑的小丑和最有名的魔术师。小丑让男人们哈哈大笑,魔术师让女人们惊呼连连,十分热闹。酒过三巡,大家都有些醉了,伊莱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高文嚷嚷着要舞剑助兴,帕西瓦尔一手抓着鸡腿一手想要把高文捞回来。亚瑟突然发现梅林不见了。

梅林没有在宴会上待多长时间就跑出来了,他为亚瑟在加冕礼时的表情而担心,也为他的使命而惆怅。他不知道魔法什么时候才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卡梅洛特,也不知道如何去解救那些因为会魔法而隐藏在黑暗中的族人。不过格温成为王后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也许用不了多久魔法也会得到公平的对待。他跑到天台上,希望冷风能让他清醒一些。夜晚的天台只有梅林一个人,梅林能清晰地感受万物的气息,梅林慢慢地平静下来。

亚瑟在天台上发现了梅林,梅林正仰头望着明亮的月亮,仿佛在聆听一位老人的低语。亚瑟走进他,在梅林身旁站住,“你如果想被冻死,我可以让盖乌斯把你的被子都扔掉。”梅林一惊,回过头来,“你怎么跑过来了?”

“怕你喝多了,趴在哪里被人踩到。”

“那你这个大菜头就不怕被门夹到?”

梅林等着亚瑟回嘴,没想到,亚瑟却沉默了许久。亚瑟低着头,沉默的时间久到梅林有些慌神时,亚瑟突然说,“我真的能保护好卡梅洛特么?我的决定真的是对的么?”。

梅林回过身,面对着亚瑟,“当然可以,你是卡梅洛特最优秀的国王!你善良公正、宽厚仁慈。你废除了那些不合理的法条,还把税收一降再降。你的决定都是从卡梅洛特子民角度去考虑的,你当然是最好的国王!”

亚瑟看着梅林,梅林黑得发亮的眼睛中映着他的影子,不知道是因为明亮的月光还是刚刚梅林有些激动,眼眶里晕起一层水雾。

“我在你心里这么好啊。”不等梅林脸红,亚瑟就把他拉进了一个吻里。温柔坚定,缱卷绵长。

等亚瑟放开梅林时,梅林的脸已经红透了。害羞的梅林真是更好看了!亚瑟觉得自己浑身的血都往脑子里面奔去。

“新婚之夜我们居然跑到天台上吹风,真是脑子进水了。”亚瑟说着,身子往下一蹲就把梅林抗在了肩头,不顾梅林的挣扎,就这样抗回了寝宫。

 


憋一个星期肉也没憋出来。。。肉也太难了。。。。

胡扯别信啦

今天背单词的时候,发现 pen- 的这个前缀的意思是 almost,近似、大概的意思,那pendragon的意思不就是“近龙”?
梅林作为一个训龙者,杀了那么多pendragon,还爱上一个pendragon。。。总觉得这个巧合有什么别的意义在。。。

潘德拉贡的戒指03

胜利,意料之中的胜利,流离失所的百姓在看到卡梅洛特城堡上升起象征潘德拉贡的飞龙旗帜时,第一时间欢呼着冲进城内,奔向自己的家园。虽然房屋有些破败,街道也被战争搞得乱七八糟,但这一切对于刚刚夺回家园的人们来说都不成问题,他们会建好它,会让它变得和以前一样车水马龙、罗绮飘香。

梅林放弃追击莫高娜回到议事厅,看到竟是崔斯坦抱着伊索德泣不成声。伊索德直到生命的最后还叨念着他们那个小小的梦想,她一直望着她深爱的人直到离开,带着千般的愧疚和无尽的遗憾。

梅林抬头发现亚瑟捂着伤口靠在庭柱旁,努力支撑着身子,,红红的眼眶充满泪水。亚瑟望向他,他们就这样看着对方,好像隔着生死的离别和一千年的等待,仿佛一个誓言。

“伊索德以骑士身份厚葬,还有让骑士们去帮助百姓们修葺他们的房屋。看看国库里还有多少粮食,拿去救济百姓吧。”亚瑟对前来报告情况的里昂宣布他的命令,梅林在一旁安静地帮他包扎着伤口。大战过后的两人,心事满满,相对无言。

梅林依旧非常担心亚瑟的心理状况,毕竟被姐姐伤害、被舅舅背叛的痛苦不是什么睡一觉就能忘记的事,更何况乌瑟过世也只是不久之前的事,这次大战也牺牲了不少骑士。还有伊索德,哦,伊索德,她是多么美丽又勇敢的一个姑娘,崔斯坦失去了她可要怎么生活下去啊。梅林越想越担心,帮高文上药的手劲儿也大起来,引来一阵惨叫。

其实亚瑟并没有那么纠结他的舅舅和姐姐,他确实有些心事,不过不是他那个糟心的姐姐。他在担心着卡梅洛特的未来,也在担心着他和梅林的未来。虽说卡梅洛特民风淳朴善良,但再怎么善良,也不可能接受一个男仆成为他们王后。就算他们能接受,梅林也不会同意。他给梅林的那个戒指,梅林第二天就拿下来了,没被任何人看到。虽然他对此心里非常不爽,但他也知道梅林这样做是对的。还有,伊索德,她和崔斯坦的那个梦想,亚瑟也常常希望自己可以去当一个农夫带着梅林远走高飞,再也不要背负这些沉重的责任,再也不要被束缚。不过,一切都只是想想,卡梅洛特在等着他去治理,子民们在等着他去引领,而且卡梅洛特需要有一个王后了。

亚瑟坐在床边,梅林正在帮他准备明天要穿的衣服,亚瑟在看着准备自己明天要穿的衣服。“你这今天怎么这么安静,我都有些怀疑是不是莫高娜给你下了什么咒语了,看来莫高娜还是做了点好事的么。”梅林觉得自己应该让亚瑟放松起来,即使和自己闹一闹发一发脾气也好。

“我要立一个王后。”亚瑟突然说。

梅林整理衣柜的手顿了一下,然后继续手上的工作,“嗯。这是一件好事。”

“我想立格温为王后。”亚瑟继续说,“她十分聪明,善于思考,还很勇敢,为人仁义善良。”

“格温的确会是一个好王后。不过她的出身......”

“她的出身正是我所需要的啊!当然,我不能指望你那个小脑袋理解这么复杂深奥的东西,但是我还是会非常仁慈地给你解释一下,她的出身会得到那些平民骑士们的支持,旧的贵族们的势力也会因为出身平民王后有所收敛,卡梅洛特会变得更加公平。”

亚瑟看向窗外,一轮明亮的满月正挂在夜幕中,银色的月光洒满了整个卡梅洛特。梅林有些慨叹,那个冒冒失失的小王子真的已经长大了。

“真没想到一颗菜头还能想这么多。”梅林打趣道。

“梅林!!!”亚瑟扔了一个枕头过来。

那个冒冒失失的小王子还是有一部分永远长不大的,梅林想。

 

第二天晚饭,亚瑟召见了格温。格温推开门看到坐在长桌另一头的亚瑟和一如既往站在他身边的亚瑟,长桌上饭菜也比平时丰盛的多。

“陛下。”格温行了个非常标准的礼。亚瑟示意她坐下,格温有些意外,“我只是一个女仆,怎么可以和陛下同席而食呢?”

亚瑟笑了,“你完全有资格,你在对抗莫高娜的战役中作出了不少贡献,而且你的智慧和勇敢甚至超过了骑士。”

格温突然被国王表扬,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

“所以,你愿意每天都和我一起吃晚餐么?”

“什么?”格温瞪大了眼睛。

“你愿意成为卡梅洛特的王后,和我共同治理这个国家么?”亚瑟坐直了身子,紧盯着她。

格温觉得自己简直在做梦!而且是那种喝了十杯盖乌斯调制的蜂蜜酒后才会做的梦!

“不过,还有一件事,”亚瑟突然显得有些狭促,“我知道这对你很不公平。但是我还是得说清楚。我会跟你结婚,当然,你要成为王后必须要先和我结婚,但是我只能当你名义上的丈夫。因为,咳咳,我已经和梅林在一起了。”

本来在一旁无所事事的梅林听到这一句,吓得跳了起来。

“你说这个干什么?!”

“我得跟她说清楚啊!”

“说清楚也不用把我说出来吧?!”

“不说是谁,她怎么知道要如何帮我们打掩护啊!”

呵呵,我就知道天底下没那么好的事,格温看着鸡飞狗跳的两人,觉得自己要瞎了。

“......所以......就是这么回事......我知道这比较难接受,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答应,卡梅洛特的百姓也会非常开心的......”亚瑟低着头,梅林也满脸通红的低着头站在旁边。

“......”格温看着二人觉得心好累。但是作为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女强人,她还觉得这是她运用自己才能大展宏图的好机会。至于感情,自从兰斯洛特走后,她也已经没了再次开始的力气,不如好好在事业上有一些作为。

“王后会有漂亮的裙子么?”格温笑着开口道。

经过几天的休整,卡梅洛特渐渐地恢复了往日的生机,但大战带来的伤痛仍笼罩着整个国家,急需一场盛大的庆典来冲散。


潘德拉贡的戒指02

城池陷落,生灵涂炭,亚瑟猛然间睁开眼睛,耳边好像还能听到那天莫高娜攻入卡梅洛特时子民们的哭喊。他深呼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一转头,看到了坐在他身边的梅林。梅林拿着根树枝正在拨弄火堆,防止火堆熄灭,跳跃的火焰映得梅林脸有些红但却把梅林招非常清晰,亚瑟就那么静静地看着梅林,看着他黑亮的头发,如远山黛色的眉毛,浓密且长的睫毛,看着他海蓝色的眼睛。遇到梅林多少年了呢?亚瑟一时觉得好像梅林在自己身边有一辈子那么久了。亚瑟仔细回想起他们初遇时的情形,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乡下来的小子居然要跟他打一架。想到这里亚瑟轻笑了一声。

“你怎么醒了?明天将要攻回卡梅洛特,你要好好休息,快睡觉。”梅林回头看了他一眼。

“你不也没睡么?!我是国王,你不能命令我!”亚瑟反驳道。

“国王更应该知道自己在战前应该好好休息。我不睡是因为我得看着你,要是火灭了让我们伟大的国王着凉了,卡梅洛特的臣民还不得把我放火上烤了。”梅林头也不回地继续拨弄着火堆,想让火烧得更旺一些。

我才不会着凉!有我在,也没有人敢烤了你!亚瑟腹议。亚瑟翻了个身企图再次入睡,发现睡意全无,便干脆坐了起来。

“我睡不着。”亚瑟趁梅林没注意朝梅林挪了挪,“莫高娜的魔法那么强大,我不知道我这次是去夺回卡梅洛特,还是带着他们去送死。”亚瑟看着眼前睡得横七竖八的骑士和逃难出来的百姓,眉头皱得很紧。

梅林放下木棍,转过身看着亚瑟,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想是今天白天那一场石中剑的局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亚瑟还是说出了这些有些泄气的话。

“我知道我不能动摇,我也相信我是卡梅洛特注定的王,只是你也得考虑现实不是吗?也许我们会赢,但是不管怎么样,这些追随我想要讨回家园的人们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亚瑟苦笑了一下,“我一直想要和平,但我给他们带来的战争却比我父亲还要多。也许和平要靠战争才能取得,可是他们所经受的痛苦和牺牲会永远存在。”

“不!他们追随你是因为相信你会给他们更好的生活,他们愿意为你而战。”梅林有些紧张,攥着衣角的手都有些出汗了。他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有战争就会有牺牲,爱民如子的国王也不可避免地会深感痛苦,但是亚瑟的痛苦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东西。

“还有你,梅林。”亚瑟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自顾自的说着,“你一直在我身边,陪着我经历过所有的一切。莫高娜背叛我,舅舅背叛我,我现在真的不知道应该相信谁。但是你,只有你,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你。我说过你是我的仆人,你拥有我全部的信任。说实话,我也没想到,事实真的是这样的,即使是现在,我也不曾有过一丝一毫的怀疑。”

梅林怔住了,他见过发小孩脾气的亚瑟,见过战场上毫无畏惧的亚瑟,见过为百姓深感担忧的亚瑟,但他从没有见过如此坦白感情的亚瑟。梅林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

“我不知道明天一战是死是活,今天必须说清楚了。我身边从来都只有你,上刀山下火海我跟你一起去都不会那么害怕,因为我们一起。”亚瑟直直地盯着梅林的眼睛,炽热且直白的眼神看得梅林一瞬间想要逃开。“你明白我在说什么,梅林,看着我!”

“我......我不知道......”梅林有些慌乱,垂下眼睛,亚瑟只能看到梅林长长的睫毛映出了一片阴影,“我只是一个男仆......你应该有一个王后......至于我,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我哪儿都不会去,我一直都会在。”梅林抬起头,亚瑟看到梅林的眼眶积满了泪水,但倔强的不愿意掉下来。

亚瑟看着梅林一脸悲伤却又十分坚定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行了,我知道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潘德拉贡家的人了。像我这么高贵绅士、政治勇敢的国王,你肯定早就爱上我了!”亚瑟一边说着一边从贴身的口袋里掏出一枚戒指,一把抓过梅林的手给他套上了。

“这是什么?”梅林显然被吓到了,“还有,哪有人会爱上你这个皇家大菜头!”戒指上还残留着亚瑟的体温,这热度一直从手指传到心里,还越来越热一路烧到了脸上。

亚瑟看着脸红得像火烧一样的梅林,忍不住低笑出了声,“这是我母亲给我的戒指。我没有见过她,父王说这是她用尽生命最后的力气放在我身边的东西。这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或者她只是想留给我一个寄托。不过这个戒指对我来说就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之前它代表母亲,现在再加上你。”

梅林还是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低着头抚摸着戒指,他还在担心。

“会有一个王后的。”亚瑟突然说。

梅林被惊地马上抬头瞪大眼睛看着亚瑟。

“卡梅洛特会有一个王后的,一个最适合它的王后。当然这件事需要你的同意。”亚瑟有些不好意思,“当然我知道你肯定不会反驳我这个国王的!”

梅林笑了,他的小王子真的已经长成一个伟大的国王,开始深思熟虑每一件事,甚至考虑到了他们的未来。

“是啊是啊,我怎么能反驳卡梅洛特伟大的国王呢?但是给我戒指的那个混蛋要是做了什么,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梅林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推了推亚瑟让他去睡觉,“现在那个混蛋再不去睡觉,我就要让他明天一天都吃鼠肉汤。”

“梅林!!!”

梅林捡起那根木棍,开始继续拨弄起火堆。

亚瑟挨着梅林躺下,看着梅林手上戒指渐渐进入了梦乡。

 

 

 

“这就是那个戒指?”苏菲看着自己手指上完全契合的戒指有些不相信,“梅林的手指和我一样粗?一定是我天天干活手变粗了!”苏菲有些挫败。

“哈哈哈哈,我的苏菲的手最好看了。”哈尔说着又拉起苏菲的手亲了亲,“那时候那这个戒指还只是一个普通的戒指,还没有真正成为你手上这枚拥有魔法的戒指。至于为什么梅林带上正合适,我也不清楚。我猜应该是这个戒指本来是亚瑟母亲留给亚瑟戴的,梅林能戴上也挺正常的。或者说,是命运使然,就像我遇到你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