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vette_G

潘德拉贡的戒指01(序)

我还是没忍住脑洞的洪荒之力,来写文了。。。这算是一篇梅林传奇和哈尔的移动城堡的crossover?我也不太确定。。。第一次写文肯定不咋地,大家多多包涵 ORZ

设定有改动,亚瑟给梅林的他妈妈的项链改成了戒指,给的时间改在412夺回卡梅洛特大战之前。亚瑟和滚娘改为政治婚姻(我都不知道这一条算不算改~)。亚瑟没死。算是生子文。。。。

潘德拉贡的戒指01

今天天气真好,马克尔在花园里追着宾跑来跑去,女巫婆婆在旁边的躺椅上一边晒太阳一边抽着烟。
哈尔轻环着苏菲站在天台上,“哎,婆婆又在抽烟!说了多少次都不愿意戒掉,还扬言要把我再变成一个老太婆!我是为了谁好啊!”苏菲显得有些气急败坏。“好啦好啦,不要气啦,婆婆不都已经不会在屋子里面抽烟了,这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慢慢来么。”哈尔笑着安慰道。
今天他要做一件很重要的事,可不能让这种小事影响了苏菲的心情。
“我也知道她已经在改啦,就是看到就想抱怨几句,”苏菲放弃了继续用眼睛瞪着婆婆以希望婆婆能感受到她的怨念这项艰巨的工作,回过身来看向自己的爱人。哈尔正微笑着看着她,用他那双蓝宝石般的眼睛看着她,苏菲觉得自己的脸烧得简直像吃了自己头发的卡尔西法。
“不要一直盯着我看啊~”苏菲抬起右手想要挡住自己红透了的脸,没想到半路便被哈尔拉住,苏菲怔怔的看着哈尔在她面前慢慢地单膝跪下,并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枚戒指。当她看清楚那枚戒指时,尖叫了出来:“是那枚戒指!”哈尔右手中的那枚戒指正是她假扮哈尔母亲去皇宫之前哈尔套在她手上的那枚戒指,也是后来在哈尔危在旦夕时引领她找到哈尔的那枚戒指。“我以为它消失了。”苏菲仍然记得戒指飞入混沌之中哈尔手中的那一幕,眼泪有些想涌出来,苏菲已经有些看不清楚眼前的戒指了。哈尔亲了亲在他手中苏菲的右手,“它没有消失,只是回到了我身边,带着你回到了我身边。苏菲,你愿意一辈子带着这个潘德拉贡的戒指,一辈子陪在我身边吗?”“我愿意,我当然愿意,我从第一次进入这个城堡就没想过要离开你。”哈尔将戒指郑重地戴在了苏菲的右手。
“没法给你盛大的婚礼,我很抱歉。”哈尔垂下了眼睛,长长的睫毛挡出一片阴影。“不,我不需要什么盛大的婚礼,你已经给了我一个家,这就是最好的了。”苏菲踮起脚尖,亲吻了哈尔的嘴唇。“今天晚上要做一顿大餐!婆婆他们一定会兴奋坏了!你去城堡里把你最好的酒找出来!”苏菲拉着哈尔一路小跑从天台上下来,他们要准备的太多了。

苏菲和哈尔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喝得不省人事的婆婆搬到她房间的床上,苏菲又帮忙换掉了婆婆一身酒气的裙子,等她忙完,哈尔也已经把马克尔哄睡着了。他们看了看满头大汗的对方,轻轻地笑了起来。“我们得好好休息一下,新婚之夜还没开始就累成这样的也就只有我们了。”哈尔笑道。“正好我们先聊聊天,我还没好好问问你关于那个戒指的事呢。”苏菲拉着哈尔窝在窗边的躺椅上,她很喜欢这个位置,因为能看到好多星星。

“那个戒指不是你用魔法变出来的么,为什么不会消失?”苏菲好奇地摸着右手上的戒指说。“那个戒指不是我变的,是从家族继承来的。它是有魔法的不过不是我的魔法,施法人的魔法比我要强大得多。”“比你还要厉害?!是萨利曼老师?”“不是,比老师还要厉害得多!”“天啊,那是谁?”“你知道我姓氏的传说么?”“永恒之王?我知道你是潘德拉贡的后裔。难道这是潘德拉贡家族代代相传的传家宝?”“可以这么说,但是潘德拉贡家族本来是没有魔法的,这个戒指本来也是没有魔法的。”哈尔停了一下,海蓝色的眼睛亮亮的看着苏菲,“关于这个戒指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你要听么?”

还真是个序。。。亚瑟和梅林场都没出。。。都不好意思打tag。。。。

欢迎大家来批评我_(:_」∠)_

评论(2)

热度(6)